饒商網上饒商人服務天下饒商是首個以收集上饒名商名企為主題才的綜合網絡平臺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我看“詩人”朱熹

2019-10-13 06:50| 發布者: jxrs |原作者: 建 平|來自: 上饒日報

摘要: 上饒人了解朱熹,主要源于上饒婺源是朱熹的祖籍地,源于發生在鵝湖書院的“千古一辯”朱熹乃第一主角,源于朱熹回鄉掃墓所寫的《讀書偶感》人們耳熟能詳,源于朱熹所著的《玉山講義》為人尊崇,源于朱熹是鵝湖、懷玉 ...
  上饒人了解朱熹,主要源于上饒婺源是朱熹的祖籍地,源于發生在鵝湖書院的“千古一辯”朱熹乃第一主角,源于朱熹回鄉掃墓所寫的《讀書偶感》人們耳熟能詳,源于朱熹所著的《玉山講義》為人尊崇,源于朱熹是鵝湖、懷玉等書院講課的“座上賓”。但對于朱熹的詩賦成就,了解的人并不太多。

  研究朱熹詩賦,橫峰縣政協退休干部朱火金一馬當先。朱火金同志十多年潛心研讀朱子詩賦,經過搜集整理和精心思考,選編了一本《朱熹詩賦贛鄱》,選錄朱子在贛鄱大地游學、訪問等有關的詩賦文章130余篇,其中近40篇涉及他的祖籍地上饒。在朱子繁花似錦的學術大觀園中,選錄這些詩賦文章,新人耳目,提人精神,彌補了朱熹研究的空白,是一件值得鼓勵的善舉。聽說上饒師院朱子學研究所也有不少專家學者研究朱熹,出了不少著作和學術期刊,開展了“朱子文化講堂”系列講座等,在當今“打造大美上饒”的大環境下,這樣的善舉多多益善。

  朱熹思想是一個宏大的體系,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我對朱熹的了解,源于六年前寫《朱熹賦》。當時我查閱了大量的介紹朱熹的文稿,對這位儒學大師才有了一丁點的了解。朱熹(1130—1200)字元晦,號晦庵,又號稱晦翁,祖籍徽州婺源,是宋代理學的集大成者,享祀孔廟的“孔門十二哲“之一。他綜合諸儒“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綜羅百代,構建起宏大的思想體系,影響宋元以后至明清數百年中國歷史,成為歷代封建統治的思想基礎,也成為中國封建社會思想文化強大的精神內核。朱熹一生,著述極豐,舉凡經史文章、樂律乃至自然科學均有研究,且有不凡的成就,他是繼孔子、孟子之后最杰出的儒學大師。后世曾用“四為”評介朱熹,即“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他是理學的集大成者,中國封建時代儒家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的學術思想元明清三代一直是封建統治階級的官方哲學,標志著封建社會更趨完備的意識形態。在歷史上,朱熹是與孔子比肩的圣哲,古語說:“北有曲阜,南有武夷”。也有人說:“東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國古文化,泰山與武夷”。朱熹在理學方面的成就是萬世敬仰,無需置疑的。但是,后人卻往往忽視了朱熹作為詩人的一面。其實,在文學上,他同樣是一個名家?,F在留存下來很多播于人口的經典名篇就是他文學成就的最好說明。

  朱熹的詩文創作與他的理學觀念有很深淵源,但并不影響他詩文的形象性、生動性。他的山水詩在描寫錦山秀水的同時“以理入詩”,把哲學思考融進去,把深邃的哲理通過大自然的美好現象顯露出來,讓人在感受自然美的同時,得到理性的感悟和升華。著名的《觀書偶感》是其膾炙人口的名篇:“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詩中的“源頭活水”有很強的象征性,形象飽滿,富有意趣。用詩歌闡發哲學主張,由此,“以理入詩”,高古清勁,意蘊豐滿,后來逐漸形成一個詩歌流派——“理學詩派”,成為中國詩歌史上的一枝奇葩,其藝術成就獲得后人極高的評價。他的詞作也是氣勢豪邁,清暢淡遠,音韻和諧。代表作《水調歌頭·滄洲歌》、《水調歌頭·隱括杜牧之九日齊州詩》等,寫“天路幽險”,寫宦途不平,表達他的“人生如寄”的感慨,讀來情理交融,感人至深。宋代的理學名家多視“詩詞”為“小道”,不屑為之,但朱熹是一個例外。他工詩,善詞。詩詞之外,散文也有很大的成就,名篇如他的《游百丈山》、《云谷記》可見一斑。清代洪亮吉在他的《北江詩話》中評價朱熹之文說:“南宋之文,朱元晦大家也;南宋之詩,陸務觀大家也?!边@是從另一個側面對朱子文學成就的極高評價。

  雖然宋詩選本沒有朱熹的詩歌,但并未改變他很喜歡吟詩作文的實情,并且常常大筆如椽,妙筆生花。我曾聽到過一個“朱熹改詩”的故事:相傳漳城南山寺一李姓和尚與一王姓和尚對著電閃雷鳴、大雨滂沱的九龍江,吟唱聯句“風吹江水千層浪,雨打山坡萬點疤?!敝祆鋵⑵涓某伞帮L吹江水層層浪,雨打山坡點點疤”。并解釋說,九龍江不是大海,怎能說它的波浪是“千層”,而被雨點打后留下的疤稱是“萬點”,也覺得別扭。兩個和尚被朱熹的高見折服,連聲稱好,深知自己學識膚淺,于是便孜孜不倦地勤讀詩書。在《鶴林玉露》卷中記載:“胡譫庵上章薦詩人十人,朱文公與焉?!庇纱丝芍?,朱熹在當時也是頗有詩名的。把朱熹排除出詩人的行列,可能是因為朱熹作為理學宗師的名聲實在太大了,以至于把他作為詩人的身影完全掩蓋了。久而久之,人們就只知道他是理學家,而不認為他是詩人了。

  朱熹在寫詩上的愛好與其它著名詩人沒什么兩樣。他曾和辛棄疾、楊萬里、陸游等人往來密切,相互唱和,尤其與陸游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后來,被罷官閑居在家的陸游聽說朱熹在武夷山興修的“武夷精舍”竣工,特地寄贈賀詩來。其中一首云:“先生結廬綠巖邊,讀《易》懸知屢絕編。不用采芝警世谷,恐人謗道是神仙”。朱熹之詩作總數約有1000首,大多以理貫文,文理交融,沒有一般理學詩的“道學氣”“頭巾氣”,其穩實中正、條理分明,自然平淡中透著精神,堪稱理學詩的上品。其中有不少是在上饒寫的,或是寫上饒的。比如,朱熹從鵝湖參加學術辯論結束時,途經武夷山分水關,賦詩一首《題分水關》:“地勢無南北,水流有西東。欲識分時異,應知合處同?!币馑贾钢?、陸二人在理學上各有“地勢”,并且呈“西東”鼎立。流有萬千,其源為一,基礎都是儒學,都沿襲著孔孟的認識論和封建倫理道德觀,所以說“合處同”,也就是說他們相同的主張是“綱常倫紀,即為天理”。

  我最感興趣的朱熹詩文是他寫讀書和惜時的作品。如他寫的《讀書要三到》說:“凡讀書……須要讀得字字響亮,不可誤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牽強暗記,只是要多誦數遍,自然上口,久遠不忘。古人云,‘讀書百遍,其義自見’。謂讀得熟,則不待解說,自曉其義也。余嘗謂,讀書有三到,謂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則眼不看仔細,心眼既不專一,卻只漫浪誦讀,決不能記,記亦不能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豈不到乎?”還有他寫的《偶成》一詩:“少年易學老難成,一寸光陰不可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充滿正能量,啟人以思、催人奮發。

  朱熹是上饒走出去的圣人,是上饒人的驕傲,是值得我們反復品讀和津津樂道的祖師爺。有鑒于此,朱火金同志編著的《朱熹詩賦贛鄱》,不僅非常有意義,也非常有意趣、有意境、有意味。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QQ|小黑屋|關于本網|饒商網  

GMT+8, 2019-10-13 07:14 , Processed in 0.017693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raoshang.net X3.3

© 2009 raoshang.

返回頂部
欧阳娜娜赚钱养全家